主页 自由分享讨论区 《玉漏沙残》诗歌背景
不睡覺的羊
发表于2016-02-18 03:22:09
楼主
头衔:  业精于勤
注册时间: 2014-11-09
用户组: 论坛版主
发帖数:  98
金币数:  1112
短消息


玉漏沙残 The Sands of Time (圣徒诗歌532)

一 玉漏沙残时将尽,天国即将破晓;
所慕晨曦即降临,甘甜加上奇妙。
虽经黑暗四围绕,晨光今已四照;
荣耀荣耀今充满以马内利之境。

二 哦,基督你是泉源,源深甘爱充满;
既浅尝此泉于地,定必畅饮于天。
那里主爱直扩展,犹如海洋涌溢;
荣耀荣耀今充满以马内利之境。

三 祂以怜悯和审判,织成我的年代;
我的忧伤的泪斑,也带爱的光彩。
领我手段何巧妙,祂计划何纯正;
荣耀荣耀今充满以马内利之境。

四 哦,我是属我良人,我良人也属我;
祂带我这卑贱身,进入祂的快乐。
那时,我无他靠山,只靠救主功劳;
前来荣耀所充满以马内利之境。

五 新妇不看她衣裳,只看所爱新郎;
我也不看我荣耀,只是瞻仰我王。
不见祂 的冠冕,只看祂手创伤;
羔羊荣耀今充满以马内利之境。



这首诗歌「玉漏沙残」(The Sands of Time Are Sinking)是十九世纪女诗人古霑安在1857年所作。 这首诗是根据十七世纪,基督徒殉道者罗得福的书信和临终遗言而写。 原诗共有十九节,今日圣徒诗歌(五三二首)乃采用其中五节。这首诗的曲调是一位法国的音乐家杜罕(Chretien Urhan, 1790-1845)所谱。

古霑安(Anne Ross Cousin, 1824-1906)一八二四年生于苏格兰美如斯(Melrose)。 她的父亲大卫康斗(David Ross Cundell)是位医生 。 她嫁给一位传道人威廉可贞(William Cousin),他是苏格兰自由教会中颇被主使用的仆人。 古霑安有很高的诗歌才华,诗境有如在天。她的这首诗最迟当写于一八五七年,那年,这诗发表在The Christian Treasury上。她一生共写了一百六十首诗,一八七六年有人替她出版了她的诗集——Immanuel’s Land and Other Pieces。诗评者说,她的诗最适于圣徒唱颂或默想,而这诗集中最好的作品,当然就是作为诗集全 名的“以马内利之境”了。它在所有的诗歌中,就像光辉炽烈的日头,无论就诗的 境界、诗的感觉或文学技巧而言,都是佼佼者。所有在二十世纪出版的诗歌集,都选录了这一首。

罗得福(Samuel Rutherford, 1600-1661),苏格兰人,是一位博学的传道人,他坚守所信的道。1630年时,他因与当时的国教不能兼容,在最高权力法庭受审,被解职放逐,他的著作也被焚毁。 罗得福被禁讲道后,就以书信勉励其教友和友人,一共写了二百二十多封劝勉的书信,其中一信有句:「玉漏沙尽,应即把握时间,及时寻求你的主。」即本诗第一节的主题。八年后,克伦威尔(Oliver Cromwell)执政,独立教会获宗教自由。 罗得福继续领导反英国国教的运动。 1660年,英国王政复辟后,国会以叛国罪传讯罗得福,但此时他已病重垂危,无法应讯。 临终时,他说:「我即将去很少君王和显要们能去的地方,愿荣耀归与我的创造主与救赎主。荣耀在以马内利之地明亮照耀。」古霑安就将「在以马内利乐境,满荣耀光明。」作为每节诗的末句。

罗得福小传

「玉漏沙残」的诗是罗得福 (Samuel Rutherford) 在一六二七年的安瓦斯(Anworth)开始牧会十年后,写信给戈登(John Gordon)说:「我所敬慕亲爱的兄弟:玉漏将尽,应即把握时间,及时寻求你的主。」这句话成为本诗第一节的主题。但却是用他跟随追求及爱主、爱弟兄及为主受苦的经历所写成的。这就是羔羊新妇的脚踪吧!

罗得福于一六○○年生于苏格兰,父亲是一位敬虔的农夫。二十岁时得到硕士学位,二十五岁被任命为教授,二十七岁成为乡村的传道人。从他开始服事主起,主就先工作在他身上。他妻子的疾病成为他很重的担子,经常日夜剧痛调用,需要他随时照护。他妻子得的病异常疼痛,呻吟如同产妇叫号,长期折磨使他精疲力竭,有一年半之久,直到去世,不久两个孩子也相继去世,我们不明白主为何这样做,但他明白了什幺是为父心怀,他往后也最能抚平弟兄们丧亲的伤痛。

他的服事

安卧斯教区的村庄分布很散,他探访弟兄家便很辛苦,但为体贴大牧者的心肠,他常放下书本而翻山越岭去拯救灵魂。那家有病人,他总是出现在床头。看望时,他的眼目常常向上看,似乎在不断地仰望基督。虽然难于看望牧养,但他服事主的自己就更谨严,每天凌晨三点,他就起身与主有亲密的交通、默想,为弟兄们祷告。弟兄们说:「他总是在祷告,总是在传道,总是在看望病人,总是作教义问答,总是在读写。」

他没有讲道口才,嗓音特别尖锐,天生最不适合讲道的,但讲道却是非常吸引人,在他的时代甚至教会史上,都是少有的。是因主用膏油来涂抹他,所以人觉得他的话能打动人心。当他讲到主时,有弟兄作见证说,他整个人像要飞腾出去似的。当时有一个很会「追求」的弟兄说:「我在这儿被剖开隐情,我在那儿遇见神的威严尊贵,但我在他这里,遇见了主的爱!」

在他没有去安卧得之前,那儿的人就像冷却的铁块一样,两年之后,就有复兴开始了。他为了神指派他的职分,把命都拼上去了。安卧得是他的冠冕、他的喜乐,他们站定了,他就活了。他曾说过:「我最深的喜乐,就是挪去你们和永远生命之间的鸿沟,我的见证存留在天。你们的天,就是我的双倍天;你们的得救,就是我双倍的得救。我昼夜思想的,就是你们。主啊!审判我,如果我不看我的职分;主啊!定罪我,如果我看重这职分过于看重你自己。」凡住在安卧得一带的,无论尊贵、富有、贫贱或文盲都是他福音的债户。他探望他们,写信给他们,而且在主前一一提名祷告,弟兄家中的儿女他也一个一个顾及到。他见证说:「我尽所能把你们交在基督的掌握里;凡是主的旨意,我未曾避讳不说的。我把你们戴在胸前如胸牌一样,常因思念你们,我几乎不能入眠。当你们安睡的时候,我魂独醒—我在主面前寻求,如何把你们许配给基督,有如贞洁的童女一般。」

他从领受主的圣餐,成为他灵性得更新的秘诀,他自己见证说:「每周日主的筵席(即擘饼),是我里头的人更新的机会。我是过了度量去搆服事,我日日忧伤主给我的呼召,连我的身体也赶不上了。但此时是我们天上的父,将基督||我们宝贵的生命粮,分赐给儿女的时候;此时也是我们的良人,取悦祂所爱的人的时候,我们要格外渴慕祂。」他常要求一些属灵长者,以祷告来供应这聚会。他不但从「主的身体」得属灵供应,他自己常是长时间在主面前与主摔跤「在安卧得,我与天使摔跤并得了胜。森林、树木、草原和山丘都是我的见证人,见证我怎幺样将基督与安卧得这个地方紧紧地联结起来。」

他这样尽力服事主,主并没有免去对他的击打。一六三0年,他妻子去世了,他说:「来吧!来吧!基督的十字架。如果基督也来的话,十架请来吧!」「受苦确实是我们进入神国的途径。」几年来他母亲病危时,他说:「我要孤单了||但我并不孤单,因为父与我同在。」

接受基督的患难

一六三六年,他出版一本关于恩典的著作,而被请去教书,但就在这时因主张王权的限制,触怒了王室,七月时,他被召去答辩为何不赞同主教制,旋即被勒令停止牧职并放逐到亚伯丁判刑九年。当时那地是亚米纽斯派的大本营。他灵里非常明亮,他致信挚友说:「我诚愿主再加几分十架给我,好叫我能有分于主的苦难。我信惟有这样,基督的王权才能在这里受人尊重。」当他受审定谳时,他说:「我知道这场冲突迟早会爆发的。我为着被主抬举来背这个十字架而祷告,已经有十六年了。」他决定马上离开安卧得去亚伯丁。「我要以我的行为证明,我是存心顺服国王的,他有权管制我的身体。我惟一放不下心的,就是我的弟兄们,因为这两年来,我的服事太放松了,但愿我的放逐不是主的管教。」

同年九月他到达亚伯丁,站在亚米纽斯主义和主教制的营垒中,为真理和基督主权作见证。他们一见罗得福来了,就展开对恩典教义的猛烈攻击,然而他折服了他们,甚至有人听了劝。因此,有人建议快挪走这个「瘟疫者」。弟兄当时说:「此地的『爱』好冷酷啊!但基督和我要继续背负下去。

当他在市上行走时,经常有许多人嘲讽他说:「哼!这个人被放逐、没人要的传道人!」弟兄说:「我不以我的『花环』为耻。」还有人对他个人人身攻击,他听到了就说:「这不过是为主受苦十字架一部分而已。」感谢主,当时也安排了几位敬虔认识主的人与他交通,叫他得激励。

英国有句谚语:「金子烧了仍是金子,因此当人要践踏金子时,将王的印戳盖上吧!」当他两年后从试炼中出来时,身上丝毫不带火燎的气味呢!他反而在主的恩典上更有长进,这点可以从他的书信中读出。这两年,他一方面,与主交通,愈频愈增;另一方面,则借着代祷和写信,来坚固亚伯丁的弟兄们。生命一旦流出来了,是任何限制敌挡不住的。这生命,直到今日,仍旧借着书信继续向渴慕主的人说话。

被放逐到亚伯丁的两年,可说是神在他身上更厉害锤炼的开始,他自己也蒙了属灵的大转机。许多手中的工作被迫停止了,神却带他进入更深的生命和事奉里,就在这个时候,他写了这首诗歌。

亚伯丁基督的行宫

罗得福书信发信地址总是写「在亚伯丁基督的行宫」。亚伯丁(ABERDEEN)是苏格兰东北部的一个渔港,而所谓基督的行宫则是一个大牢房监狱城。三百五十年前,罗得福为真理的缘故被软禁在这城里达十七个月之久,正如约翰被囚在拔摩海岛一样。所以他说:「这城作了我的囚牢。」虽然他被判褫夺一切事奉,他的口全然被封住,但是感谢主,他的心却涌出美辞(诗篇四十五篇一节)。当他被解往亚伯丁的途中,他写了一封信给他的妻子,形容他的旅程时说:「我现在是往基督在亚伯丁的行宫去。」他把为主受苦看作是赴王的筵席。所以他说:「巴不得苏格兰和爱尔兰能有份于我的筵席!」当他抵达亚伯丁的时候,他说:「虽然这一座城是我的监牢,但是基督使它成为我的宫殿。它是四处花香,结果累累,令人留连忘返的乐园。」从那一天开始,就有一道潺潺不绝的生命水流,从这名为囚牢实为王宫的地方发源,借着罗得福的书信,不断的流传直到我们的手中。

他在这个监牢里,一共写了两百十九封信,后来有人又搜集了他别的书信一百四十三封,汇印成一本书,在一六六四年出版,用了一个很有意义的书名:「复活的约书亚」,底下的副题是罗得福书信上下集。这本书信集现在是公认的基督徒读物中的古典名著,有人把它和本仁约翰的「天路历程」相提并论,从一六六四年迄今,一共出了三十多版,其中一版且重印了许多次。

荣耀的呼召

一六六0年查理二世复辟,共和政体结束,他的「律法与君王」一书首先遭到查禁。次年,王室正准备要进一步迫害他本人时,为时已晚矣,因为万王之王召他回家的日子先到了。你若读他弥留之前所讲的话,会发觉那不像一个将逝者所讲的话,倒像天使的言语,何等尊贵。

当他听到王室命令时,他说:「至高的审判者的征召先到了,我必须先答应祂呢!」这时,他似乎站在通向荣耀家乡的门槛上,说:「我好喜乐喔!」「我吃到了天上的吗哪,我眼见我救赎主的面了,我知道末日祂要站立在地上,我将被接入荣耀里。」

在他将去世前,有人问他现在所认识的基督为何?他说:「我将活着敬拜祂,荣耀归给我的造物主和救赎主,荣耀四射在以马内利之境。」「我要睡在主里,当我醒来时,我要满足于荣耀的形像。噢!膀臂啊!拥抱祂!噢!金琴调好吧!」他还用手表示,仿佛手抱金琴在天上,要奏起哈利路亚呢!「我听见主对我说,上到我这里来吧!」

接着,他似乎在被提的狂喜中说:「我要照射荣耀!我要见到祂像祂一样!我要见祂掌权,所有洁白众军都跟着祂,而我要享受我的一份!」他叫人反复念哥林多前书第一章三十节,说:「基督是我的一切的一切。」这就第二节所说:「哦!基督你是泉源,源深甘爱充满。」他弥留最后的一句话是:「越过乐园,我就进入复活了;我所安息的港口,仍不过是祂宝血的赦免和救赎。荣耀、荣耀,今充满在以马内利之境。」

:取自这里的中文部分,其中英文部分附有全部十九节的诗歌。
最后更新于 2016-02-21 09:00:59

回复人
回复内容


认识真理 | 探讨人生 | 仰望复活 | 备进禧年: (1459_919) 疑似無久,久亦久;一死务救,救易救

操作管理

 举报     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