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追思忠仆黄得恩弟兄 与黄得恩弟兄朝夕相处的岁月
以巴錄
发表于2019-03-31 13:01:54
楼主
头衔:  敏而好学
注册时间: 2014-11-08
用户组: 论坛版主
发帖数:  77
金币数:  1119
短消息
“从前引导你们、传神之道给你们的人,你们要想念他们,效法他们的信心,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。”(希伯来书13:7)



2019年1月19日的上午,我和太太陈泳路过温哥华的时候看望过黄得恩老弟兄,那时他的身体已经很衰弱,听力大大下降,眼睛也已经看不见人了。同年3月18日那一天,也就是弟兄在地上的最后弥留之际,主又奇妙安排我们夫妇,在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,再次路过温哥华,在列治文的医院里,与他见上了最后一面。

人生经历告诉我们,有些人只能仰慕其名,而无法相处、相住,因为要么无法靠近他们,要么近距离的接触就好像迫使你用放大镜看人,如果我们不关注他们信心的对象和果效,那么所看到的人之短处累加起来,可能会大到一个地步,在我们自己的里面遮盖其名和其生命的荣光。

感谢神,叫我不单见过并受教于黄得恩弟兄,而且还曾经在纽约住在一起,朝夕相处长达八个月之久。令人记忆犹新的,不单是他对圣经的娴熟和研读深度,而是他的音容笑貌和成熟生命的荣美。

本文着重描述与黄弟兄相见、相交、相处的点点滴滴,见证神生命传承的奇妙恩典。



与黄得恩弟兄相遇的背景

我是在信主之后最彷徨的时候,与黄弟兄相见的。说起来是神奇妙的安排,容我简述一下相见之前的背景,也许对陷在相同境遇的人有帮助。

本人于1994年4月2日,在加拿大读博士期间,以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背景,经历了神从罪恶深渊中的拯救。得救后度过了几个月之久的蜜月期,主在此期间带领我,读经、祷告、敬拜、传福音,心里火热爱主,直到主借着一位年长的西国宣教士David Linden,将我带到“播道会”(Evangelical Free Church)背景的一个国语教会,在那里领受水洗,开始了在团体里面的学习和侍奉。同年毕业后,去了美国的伊利诺伊大学厄本那香槟分校 (UIUC) 做博士后的研究。

因着在信主后经历三次清晰的呼召,最后就提前结束了在美国的博士后研究,于1995年9月回到了加拿大原来的城市,开始了“三山圣经学院”(Three Hill Bible College)在卡尔加里设立的“草原研究生院”(Prairie Graduate School)的学习,边读神学边在原来的教会学习侍奉。

在神学院头半年的学习是新鲜、紧张的,但不久就发现,如此的研究生院并不适合我,因为进去的初衷是研读圣经,并非要读一大堆人写的书和各样神学理论。此时,主就清楚感动我退出神学院,但那样就意味着要放弃三笔奖学金,断送我在教会侍奉的前途,而且还会因此影响推荐我去神学院的那位牧师的名声和侍奉。更重要的是,退出后的路根本不知怎么走,而此时求人求神都不得要领。求人,绝大多数人建议不要退出;求神,神此时除了叫我出来,对于其它的事情,似乎静默无声。

回头看,实际上神早有安排。读神学刚开始不久,主就借着本教会一位中年姊妹,送了我一本名为《永不止息》的书,这是由中华海外宣道会创始人史祈生的妻子涤然姊妹写的,详述他们夫妇当年如何在教会相识、相爱,并一起侍奉的经历。也许这位姊妹送书的初衷,是为了叫我不要因为读神学而忘了婚姻大事。因此我就在读神学感觉枯干的时候,拿起这本纪实见证的书,作为调剂和激励看一下。



就在我为着是否退出神学院而进退两难的时候,刚好就按着次序读到了书中所记载的,史祈生在伯特利神学院的同室同学的一小段见证,而这位比史祈生早些入学的同学,正是黄得恩弟兄。见证描述的不多,就那么一小段,诸如常常看见他在寝室读经、禁食祷告,和暗中用微薄的钱财帮助有困难的同学,等等。

当我读到那里的时候,就有强烈的感动,打电话给教会另一位很追求的宋一阳弟兄,问他是否认识这位叫“黄得恩”的弟兄。想不到,他说他认识,而且告知黄弟兄就在加拿大的温哥华住,与我们所在的阿尔伯塔省紧挨着,说过一段时间就会到我们这个教会来讲道,叫我安心读书,等候到时见面详谈。

一见如故,相见恨晚

具体的日期不记得了,但如果没记错,那一天应该是1996年5月的一个星期六。弟兄因为星期日的讲道安排,提前一天从温哥华飞到这里,直接到牧师和我办公的地方。那一天的见面奇妙,好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,叫我的话匣子打开,在他面前倾诉心肠,一谈就停不下来。之后的电话交谈和每次见面,就不用说了。因为我那时还是单身,黄弟兄每次来讲道,我就叫他住我所住的地方,他也很乐意这样的安排,方便我请教诸多圣经上的问题,也可深入交谈。

每次来我这里,叫我记忆犹新的是,他看到我和其他人有不随手关灯的坏习惯,总是亲自关掉。吃饭时叫他多吃一些,最好的办法是告诉他:这些饭菜如果不吃掉,就只能倒掉了——这时他就会给他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。看得出,只有经过艰难岁月的人,才会如此珍惜已有的,不轻易浪费。

这样几次观察之后,我发现他实在是讲道又行道的人。心里就清楚了主叫我退出神学院并遇见他的心意。有一天我就直接告诉他:我清楚了,主叫我退出神学院,是叫我在你的指导下读圣经。他非常谦虚,说自己不是读经读得最好的。他说,他读经虽然很注重深度,但纽约的陈希曾弟兄,读经更注重整体和广度,鼓励我到那里去学习。

为此我于1997年1月,先到纽约法拉盛的聚会看了一下,感觉那里确实是可以帮助我读圣经的好地方,就返回加拿大,正式退出神学院,将租房退掉并其它东西料理之后,搬到了纽约法拉盛聚会的地方。在那里开始了一年将圣经读五遍的计划,并带动了当地聚会的两个小组,一起同步读经交流。陈希曾弟兄为进一步帮助我,安排我每周与他和另外两位年长弟兄姊妹见面,将每周读经的心得讲给他们听,受益匪浅。



与黄弟兄再相遇,朝夕同住八个月

奇妙的是,在我到纽约四个月之后,即1997年5月,神借着当地说福州话的另外一个聚会,请黄弟兄带他们读经,这样黄弟兄也到了纽约。考虑到黄弟兄那时已经近八十岁了,他们就出钱在法拉盛租了一个两房一厅,叫我与他一同住在那里,帮助照顾黄弟兄的起居。

但那个时候,我除了读经并带小组之外,还承担了一些聚会文字整理的工作。而且我有一个坏毛病,那就是常常一工作起来就忘了时间,忘记回住处做饭。结果,常常急匆匆赶回去的时候,黄弟兄早已将饭菜做好了在等我,叫我这个本该照顾他起居的人,反被他照顾——至今回想起来,仍感觉羞愧。

每天吃晚饭的时候,是我们交谈最多的时光,也是与他相处的最美好时段。除了彼此探讨一些圣经的难题,他还将自己的各种经历分享给我,叫我受益良多。不单是分享靠主得胜的经历,还包括自己软弱的经历。这些分享对自己当时和后来生命的成长,帮助极大。这些赤露敞开的分享叫我看见,真圣徒不是高高在上、道貌岸然的样子,总是审判别人而不审判自己,以致谁都无法接近,反而更像是虚怀若谷、和蔼可亲、用自己的失败激励别人的父亲形象。在这样的人面前,你可以像孩子一样,无话不谈,轻松自如。

在攀谈中也自然带出他个人和所在的团体之间无法分割的历史瓜葛,以及自己因这些瓜葛所受的误解和冤屈。也帮助我明白了十字架的苦难,最难承受的不是外人加给的那部分,而是自己团体内部的人,因着僵化模式的捆绑和个人独尊的恶习,断绝了肢体间真实敞开的交通,以致人更愿意道听途说或偏听一面之词,而不愿意当面询问查清真相,导致自己的人伤害自己(参撒迦利亚书13:6),甚至到了连基督的身位和尊名受到羞辱和伤害之后,这个团体的顶头带领者仍然不允许下面的人站出来抵挡异端邪说。

因为住在一起,黄弟兄带福州人读经的聚会我自然都去了,受益良多。黄弟兄因着对神的话极其看重,每次带读经的预备都非常认真,不以之前读经的积累为满足,因此带出的果效也特别。印象深刻的是,在黄弟兄开始带读经不久,就有一位弟兄和一位姊妹,在清楚了神的话语之后,主动去移民局,冒着被遣送回国的后果,各自坦诚了他们在偷渡之时和之后,在避难申请时谎报实情的事。

后来在长岛开餐馆的一对爱主的夫妇,为着在餐馆工作的弟兄姊妹也能得着黄弟兄的帮助,开始了在他们家中的聚会。当时他们的餐馆在周日下午5点开门营业,晚上10点关门。员工一回到他们家,就简单洗漱,开始晚上11点的家中聚会。因为参与的人都很饥渴,又彼此相爱,所以常常聚会到第二天凌晨1-2点,然后吃夜宵。等开车从长岛赶回到法拉盛的住处,常常是凌晨3点多了。有时连我这个年轻人都感觉吃不消,但当时年事已高的黄弟兄仍雷打不动,每天照常5点多钟早起祷告、灵修,然后再稍微小睡一会儿,补充身体的疲劳。

除了帮助当地的弟兄姊妹,黄弟兄还一直没有停止手头的文字工作,为基督和教会的缘故,用圣经原文资料作工具,辨明基督道成肉身的身位和真理。在我们住在一起的时间里,他重新整理了过去写的七篇文章,我帮助他排版成下面的五本小册子,经其他弟兄姊妹赞助印制,免费送给有需要的人:

1、“叫人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樣”(約5:23)

2、主耶稣基督的身位和道成肉身:
——主耶穌基督的身位
——道成肉身与“子化论”

3、“永在的父”和“那灵”的真正含义:
——“永在的父”能是父成为子的铁证么?
——从圣经的亮光中看“那灵”

4、真理的灵与谬妄的灵(約一4:6b)

5、“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”(賽55:9)
——在圣经的光中看“建造”与“恢复”

这些立论清晰、解析深刻的文章本应该成为中国弟兄会悔改复兴的起点,但由于最前面的带领者故步自封,崇拜人胜过敬畏神,爱自己的顶尖高位胜过爱神,令人痛心疾首。

也正是由于受黄得恩和他所介绍的陈希曾弟兄潜移默化的影响,本人也开始注意圣经原文和圣经数字的重要性,为后来“神道出版社”的创立和侍奉,打下了根基。

短短的八个月很快就过去了,1998年1月黄弟兄离开纽约回到加拿大的温哥华,结束了我们朝夕相处的岁月。虽然后来没再有这样朝夕相处的机会,但因为彼此见面的敞开相识,使得我们常常保持联系,成为属灵上的真正家人。为此,我要感谢神的安排和带领,荣耀归主!

最后更新于 2019-04-14 06:17:55

回复人
回复内容


认识真理 | 探讨人生 | 仰望复活 | 备进禧年: (1459_919) 疑似無久,久亦久;一死务救,救易救

操作管理

 举报     删除